意甲

营养健康和制止浪费一个都不能少

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家之宝,理应在新的历史时期被赋予新的时代意义。作为基层学校,我们的做法就是化繁为简,比如,将校园里随处可见的垃圾桶适量“减少”,要求师生将自产垃圾分类投放到垃圾站,老师和学生们积极参与到垃圾分类、厉行节约的行动中来。

食为政首,粮安天下。关于饮食,我校采取在饮食结构和就餐形式上“两步走”,为厉行节约增添一份力量:第一步,狠抓“营养健康”之际勿忘“好吃”,我们采取的方式是由校级干部、主管学生住宿工作和食堂的干部、学生代表和食堂的经理、厨师及面点师共同研讨学生每餐食谱,之后再由校医从营养科学角度进行把关,最终确定每周食谱。这样就改变了过去“食堂做什么,学生吃什么,学生不满意也没有办法”的局面,学生想吃什么,在保证营养的前提条件下,食堂尽最大的可能满足学生需求,从实际效果来看,学生对食堂饮食的满意度提高了,学生喜欢吃了,倒掉的饭菜就大大减少,粮食浪费的现象也就得到了控制。第二步,改变学生食堂盛餐的形式,由食堂师傅盛饭改为学生自己盛饭,学生们掌握餐食选择的自主权,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吃的食物,由此更好地把“光盘行动”落到实处。我们选择了竹园街校区初一年级作为试点,从试点情况看,学生自主盛餐,产生的厨余垃圾基本为零,由此也使食堂厨余垃圾量大大降低,达到了厉行节约的目的;同时还更加锻炼了学生,在盛餐互助的过程中让学生形成了团结互助组织观念。这样的创新“两步走”的做法也贯彻了这次《“制止餐饮浪费培养节约习惯”行动方案》中的口味与就餐形式创新的核心思想。

(作者:景文忠,系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房山学校校长)

“最重要是扭转传统观念,提高对职业教育重要性的认识”。胡卫说,要注重产教融合,校企结合,将职业教育和场景、案例、工具结合,将培养端和用人端结合,根据人才需求设置课程和专业。同时,要积极探索工学交替,知行合一的人才培养模式。

他谈到,一般而言,教育越发达的地方,贫困发生率越低。即使发生贫困,脱贫速度也较快。通过教育扶贫,能倒过来推动脱贫攻坚进程中相关问题的解决,最终达到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目的。

胡卫是教育专家,也是民进会员。在他看来,发挥民进在教育界别的优势特色,有利于精准扶贫,体现扶贫的质量与效率。“民进是以从事教育、文化、出版工作为特色的参政党,聚焦教育事业既是着眼当下,也是着眼长远,更有利于提高扶贫成效。”胡卫说。(完)

他强调,比起硬件设施,师资队伍建设、课程教材设置、文化环境营造等教育软件资源更为重要。硬件支持只是“输血”,软件支持才能“造血”,应当通过建立师资培养机制等措施,实现软硬件均衡发展。

“作为教育扶贫的见证者、参与者与实践者,我亲眼目睹了贫困落后地区的巨大变化,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之后,农村地区教育事业变化尤为显著。”胡卫说,近些年,中国每年脱贫人口数以千万计,教育在其中起到很重要作用。

对此,胡卫认为,实践证明,在中国现阶段,高考仍是相对公平公正的制度。通过“高考扶贫”政策的实施,有利于打破阶层固化,避免出现大学生非富即贵的现象。

在胡卫看来,推行教育扶贫过程中,职业教育取得的成效最为明显。但总体上,中国的职业教育发展还不平衡、不充分,应给予高度重视。

培养学生勤俭节约良好美德,贵在习惯养成。只有学校建立好家校共育的机制,才能真正让节约成为习惯。作为学校管理者,我们要始终以身作则,并协同学校其他管理干部及教师研制符合本校实际情况的节约措施。通过顶层设计、层层渗透的模式,把厉行节约从自发转化为自觉,在持之以恒中把勤俭节约变成习惯。

面对一些贫困地区耗资不菲建立示范性高中的情况,胡卫认为不妥,“教育扶贫的任务是解决公平和均衡问题,超级中学的崛起,把资金和最好的学生、最好的老师都集中到一所学校,其他学校很容易因无法竞争而垮掉。”

“当下我们更应当制定相关政策,鼓励与引导这些通过高考走出贫困的人才回乡反哺,以带动更多贫困人口脱贫。”胡卫说。

“俭,德之共也;侈,恶之大也。”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更是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当中的要求。勤俭节约是传统美德,理应在新的历史时期受到更多社会角色的重视。让学生养成良好的节约习惯,一方面需要教师在日常的校园生活中严格要求学生,并通过主题班会等多种形式扩展和加深学生关于勤俭节约的理解,让学生从思想上认识到勤俭节约的重要性、必要性;另一方面,这又需要家庭与学校之间通力合作,为学生营造起勤俭节约的良好氛围。身传胜于言教,家长与学校教师若都能以身作则、行为示范,往往能起到润物无声之效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胡卫就致力于西部地区的教师培训。近些年来,他每年都要到贵州、湖南等地走访调研,考察贫困地区的教育情况。

2012年,中国高考招生开始实施“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”,面向全国贫困县实行降分招录,被网友誉为“高考扶贫”。

Back To Top